返回

這位老師告訴你:在香港,中國歷史應該怎麼教

​在近幾個月的香港,一提及教育問題,最先跳入腦海的恐怕就屬「通識教育」了吧?香港通識教育開展已10年,本意是要讓學生「加深對社會、國家、世界和環境的觸覺,培養正面價值觀」,通過「擴闊知識基礎與看事物的角度」,培養「聯繫不同學科的知識和批判性思考的能力」。然而,從過去幾個月激進青年的表現看,讓人不得不反思,以自由而博雅為本意的通識教育,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通識教育」,究竟是何方神聖?承擔起國民教育大任的它究竟是如何規劃的呢?被納入通識教育當中、關乎孩子民族文化身份認同的中國歷史課又是如何怎麼教授學生的呢? 

        

在香港,不論是在本地傳統學校還是國際課程學校,歷史課似乎一直以副科的形式存在。國際課程學校的歷史課主要以西方歷史為主。而本地小學教育中,中國歷史通常以「常識科」的形式出現。「常識科」內容極為廣泛,不僅涵蓋了簡單的中國歷史,還包括簡化的地理、生物、化學、物理、性教育、理財、情緒管理、道德教育等。而當中涉及中國歷史的部分,教授內容非常簡略,因此小學生對國家的歷史文化、當代面貌都只有非常模糊的認識。到了初中階段,香港教育局雖然對中國歷史課有教學指引,但是彈性非常大,每間學校可以自行選取教材,對中史的教授範圍、教授時長也參差不齊。而在高中階段,搖身一變成為選修課的中國歷史,由於背誦內容多、拿高分難度大,所以在升學考試的壓力下,自然很少有人選擇。 

             

曾有一份調查問卷向來自80所香港中學的300位學生提問「新中國成立於哪一年」,結果只有27%的人能準確答出「1949」。而在向深圳中學生發放的問卷中,同樣的問題,能正確回答的比例要高得多。問卷裡,一共列出了五道基礎性的中國歷史題,內容包括古代和近現代,香港中學生平均只能答對1.43題,而深圳則能答對2.66題。深圳和香港,同屬經濟發達地區,但是中學生的歷史知識的儲備存在較大的差異。 

         

與香港教育「背道而馳」的是,幾乎每個國家或地區都對歷史教育高度重視。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曾在1993年簽發了《2000年目標:美國教育法》,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了歷史學科的核心課程地位。1996年,出臺了歷史課程國家標準,規定歷史教學原則上要以文明史觀講解歷史,突出了科技、移民、冷戰的內容,同時突出了西方文明的重要性。不難看出,這份規劃就是牢牢圍繞美國的民族認同和現實需要而制定的。而在美國高中,美國歷史同屬必修課程。 

       

漢鼎:重視中史培養民族身份認同

在社會局勢暫且不穩定的香港,有這樣一所學校,不僅把民族文化身份認同作為學校的建校基石,還異常重視孩子們對中國歷史課的學習。漢鼎書院教授歷史的張老師介紹道:「學校為七至九年級學生而設的歷史課以中國歷史為主,一周兩節,內容涵蓋了從夏商週一直到新中國成立、改革開放的內容。」而之所以選擇這一段的歷史來教授,張老師解釋說,哪怕是在國際課程學校,孩子都應該瞭解自己的母國歷史與文化。「哪怕是留學國外、放眼國際,前提依然是要有一個文化的根本。如果連自己國家的歷史都不瞭解,何談民族意識?何來自我定位?何有『以古鑒今』、『古為今用』之說?」 

           

然而,令很多家長不解的是,平時多讀讀歷史類書籍就能積累史料,為何還要專門開設課程去學?甚至在在不少家長認知中,冷門的歷史專業,為何在國外「搖身一變」成為「神科」,申請分數要求相當高不說,還能吸引那麼多人擠破頭爭相入讀?張老師解釋道:「很多投身政商界的人士都是歷史系畢業。歷史其實可以幫助人訓練邏輯分析和思維能力,有『戰略頭腦』的人習慣於思考跨度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的歷史事件,審時度勢而不拘泥於短期利益,慢慢他們便善於從長遠的角度來分析和指導自己的當前行為。同時,大量的史實也有指引和警戒的作用。」 

      

那麼,瞭解大量的史實就是死記硬背嗎?誠然,在不少人眼中,歷史就是記住關鍵的時間點和事件,至今香港不少學校在教授歷史時也還是採取這種方式——老師在講臺上說說說,孩子在台下抄抄抄,而考試成績如何,完全取決於你在課堂上能記得下多少筆記。「歷史課教授的內容範圍廣、課時又少,所以大部分老師只能不停講,學生也只能快速抄筆記,上課幾乎沒有供學生發問的時間。」張老師的這番話,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2015年1月做過的一份問卷調查中,得到了證實。這份關於「初中中國歷史科的現狀」問卷調查,採訪了156間香港學校。結果顯示,香港9成的學校均有獨立開設歷史課程,其中一半學校的歷史課為每週71分鐘,而另外一半學校的歷史課時間為每週98分鐘。然而,96%的初中歷史老師表示,這麼點課程時間,根本教不完所有課綱中列出的課題,因此,48%的歷史老師表示有一些課題會被略過,而另外48%的老師說某些課題會乾脆不教。 

      

「雖然香港不少學校選取的歷史課本對整個中國史階段都進行了覆蓋,但很明顯,不少老師或因課時壓力而更注重歷史中的政治部分,對經濟、文化和科技發展部分大大忽略,上課幾乎一言帶過。」 

         

與時俱進活教歷史

有別於其他學校的歷史課,漢鼎書院的歷史課可是常和「有趣」、「身臨其境」劃上等號。「原來歷史也可以這麼好玩兒」、「我誤入了《百家講壇》的現場了嗎」、「每次上張老師的歷史課,都讓我精神一振」。孩子們的點讚,也讓我們異常好奇,枯燥的歷史內容究竟是如何在這位歷史課老師口中「重獲新生」呢? 

          

在張老師看來,歷史教育的潮流已不再只是「背誦」,除了能夠運用史料進行分析應用外,還講求讓孩子們理解當代世界的形成、人類文明的發展。然而,只是講解歷史事件發生的時間、背景、過程、影響,對學生來說是件非常枯燥無味的事情。「在教授歷史時得結合當下時代的語境、貼近生活,運用情景教學,才能激起孩子們的感性體驗,加深他們對歷史事件的理解和識記。」張老師說。他以唐朝安史之亂後的藩鎮割據為例,「學生們很難理解為何藩鎮的將領既能擁兵自重,又沒徹底脫離朝廷的控制,他們也無法想像藩鎮們在軍事、財政、人事方面是如何分工運作、支撐朝廷的,所以我當時就將藩鎮割據類比成打LOL等電腦遊戲,每個人物角色都有不同分工,有的負責攻擊和輸出,有的負責後方輔助,他們互相配合打怪升級。」這樣的類比一出,孩子們恍然大悟,緊接著便是一輪熱烈的討論。「我希望能用類似這樣通俗的生活化的例子或是俚語,引起他們的興趣、啟發他們的思考,讓孩子們更有動力去自主學習。」張老師說。 

         

雖說學歷史離不了多讀、多背,但是張老師同樣有妙招。「我會讓孩子將自己代入歷史人物中,讓他設身處地地想想如果他是這位歷史人物,會採取哪些措施,這樣他便能建立同理心,更易理解這些政策,而且記得還牢固。」

          

在七年級的這節歷史課上,一位孩子舉手打斷了正在講課的張老師,並就他正在講述的「秦始皇收天下兵器鑄十二金人」的內容提出了自己的疑問:「為什麼是要鑄成銅人,而不是錢幣,甚至是鍋碗瓢盆?」這位學生的問題瞬間引起了其他同學的熱烈討論,張老師隨即為孩子們釋疑,並就他的問題又進行了適當的內容延伸。「在課堂上,我鼓勵孩子們隨時發問,這能幫助我瞭解學生對知識的掌握程度,也便於我隨時調整自己的教學進程。」張老師說道。 

           

別看張老師的歷史課如此「輕鬆」,但也是有考核的呀!每隔兩三節課就有一場小測,張老師會採取口頭問答的形式,檢測孩子們對所教內容的掌握情況。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小測似乎很受孩子歡迎——哪怕是令孩子「聞風喪膽」的小測驗,張老師都會用幸運轉盤或是其他小遊戲的形式進行,提升孩子們的學習興趣。而談到一年兩次的歷史考試,張老師則說第一次考試以歷史內容的識記與理解為主,而第二次考試則注重對知識的整合及運用。張老師曾結合近期社會熱點問題——豬瘟引發豬肉漲價,在考卷中問孩子,「豬瘟發生在唐、宋、元哪個朝代的影響會最大?」「這道題沒有標準答案,只要孩子們能結合每個朝代的社會背景分析,言之成理即可。」張老師說,「平時孩子不可能去背誦元朝蒙古人消耗牛羊肉更多、宋朝經濟相對繁榮,或是唐朝對外交流多,這需要孩子平時注重課堂積累,除了對知識橫向識記外,還能縱向思考分析。」

          

參考資料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港獨」猖獗 香港要補補歷史課了
觀察者網,香港歷史這麼教,能不出立法會那種鬧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