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漢鼎年輕老師:無處不在、能文能武、不可或缺

「發禮物啦!」究竟是什麼禮物能讓一年級孩子們在2018-19學年的最後一天,耐下體內不斷雀躍的快樂因子,乖乖坐好、翹首以盼?又是什麼樣的禮物能自帶尖叫屬性、讓每個孩子收到後都情不自禁「哇」出來呢?

   

這是十幾本看似平淡無奇的厚本子,然而內裡卻大有乾坤。近一年的光陰就這麼沉澱匯聚在這些親手繪製的紀念冊中,定格相伴歲月,擄獲了一眾孩子的的心。 

          

翻開這些紀念冊,第一頁惟妙惟肖的自畫像便讓孩子們愛不釋手。Marcus一看到自畫像,嘴角就迅速綻放開來,忙不迭地大聲說「實在太像了」。當他繼續翻頁,看到序言、日常點滴、我的最愛、悄悄話等內容時,泛紅的小臉上不斷飛出笑意,像柔波中的漣漪一路蕩漾到身旁Elsa的臉上。Elsa呢,從翻啟第一頁開始,便控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一直大聲地用「哇」宣洩著心情,還不停左望望右瞅瞅看看周圍同伴捧在手心的「寶貝」。Teresa則一直將小本子緊緊地抱在胸前,不住地說「謝謝吳老師」。        

                                         

做個「有溫度」的孩子王

這十幾本一年級學生的成長紀念冊,每一個字、每一筆線條都出自漢鼎書院吳興一老師之手。從四月初便開始構思的吳老師,到六月底才利用私人時間完成成長紀念冊的製作。她說最初也是從一年級班主任林美意老師那裡得到啟發,「班上有個日常評比進步表,林老師會用獎勵的形式送孩子們一些小禮物,孩子都非常期待,常常爭著問有沒有」。於是,這位心思細膩的老師,便想著在學期結束時,為孩子們送上這樣一份禮物。 

             

「這是我接觸過的第一批學生,他們在漢鼎真正邁入學習生涯,我想要把這一年值得回憶的地方都記錄下來,送給他們一個能『一輩子帶著走的禮物』。」靦腆的吳老師笑著說。而收到孩子們一聲聲「謝謝」作為回禮,也讓吳老師內心暖呼呼的。「之前我幫Jimmy補習拼音,還加了他數學補習導師的微信,方便討論孩子平時的課程進度。學期最後一天孩子們放學走得匆忙來不及一個個打招呼,沒想到的是,Jimmy後來還用補習導師的微信,和我道了一聲謝。」說到這兒,吳老師的嘴角又向上揚了好幾分。 

 

 「孩子們總是用直接簡潔的方式自如地分享快樂和煩惱。和孩子能有共同語言的關鍵在於,你能否有耐心聽他們說。」在和孩子打交道方面,吳老師確實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怪不得一說起吳老師,其他老師立馬便會稱讚道:「吳老師是一年級學生的最愛之一,這群孩子一見到她就會立馬圍上去抱住她。」 

            

無獨有偶,像吳老師這樣的年輕老師,在漢鼎書院還有很多位,而隨著新學年的來臨,又會迎來多位年輕的新老師。這群老師大部分是剛剛研究生畢業,年齡不大,卻總是被孩子們稱為「爸爸」、「媽媽」。哪怕已多次提醒,但是孩子們就是不願意改口。     

                 

「我把學生當弟弟妹妹」

古一鳴老師,就是最受漢鼎孩子歡迎的年輕老師之一。和小學部的每一個孩子都能「打上交道」的他,沒局限於跟具體的某一門課程。古老師形容自己的角色就像「萬金油」,老師和學生需要幫助的時候就要及時出手,不遺餘力、盡我所能、發光發熱。當有孩子在課堂中因為語言基礎較弱,跟不上非母語的課堂節奏時,古老師會給予孩子及時的支援;一天八節課的學習之後,古老師用心準備的課外活動也能讓同學們享受其中;他總是找大量的材料、做課件、設計活動,盡可能讓孩子用輕鬆的方式學到更多的知識。 

      

我常感覺漢鼎的孩子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一樣,我和他們總有說不完的話、永遠都不會冷場,我也經常鼓勵他們多多表達和表現自己。」 古老師分享秘訣道,「想要融入孩子們的朋友圈,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們有共同的愛好。」所以在課間,你會經常見到一群一二年級的孩子圍在古老師身邊嘰嘰喳喳向他展示剛剛美術課自己的「大作」,或是看到古老師和愛跳街舞的William用碰拳或是很酷的手勢打招呼。「有時間的話我還會和William聊聊街舞,讓他當我的『小老師』教我幾招,孩子就會非常開心。」古老師笑著說,「我覺得這樣跟學生交流挺好的,他們會信任我,也更願意第一時間把自己的感受告訴我。」 

            

當古老師談及在漢鼎最令他難忘的事情時,意料之中,是和學生有關。「我的生日不知道怎麼就被一個一年級小女孩知道了,她還把這個消息偷偷告訴了其他孩子。那天下午我準備給一年級上課外活動課,剛一進班裡,全班同學便給了我一個驚喜,齊聲對我說『古老師,生日快樂!』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孩子們太可愛了!」 

               

這群漢鼎書院的年輕老師,不僅深受孩子們歡迎,還經常被其他老師們稱讚「無處不在、能文能武、不可或缺」。他們常常上得了中文,補得了數學,既能當得了編導剪得一手好片,又不愧對「鋼琴家」稱號彈得一首好曲。 

            

「要給孩子一杯水,自己得有一片海」

擁有對外漢語碩士學位的李欣遙本科是編導出身。極賦藝術細胞的她,走進了漢鼎的視覺藝術課堂。「不同年齡段的學生有不同的想法,尤其是在視覺藝術課的課堂上,老師更是鼓勵多元化的表達。因此對於任課老師來說,課前備課還要把每個學生可能會出現的問題都考慮到。」她坦言,資深的老師們對課堂的管控能力令她受益匪淺,而更令她感慨良多的是,漢鼎的學生不論是自主學習動機還是行動能力都非常強。「我還記得學校開放日前,五年級的孩子們正在學『裝置藝術』,他們當下就自己動手做了一個裝置藝術品——一個佈滿了各種顏色和形狀的天棚,並把它放在了視覺藝術教室內。」就是這樣一個棚,讓本就充滿無限創意的視覺藝術教室,更添一分別緻和靈動,難怪會在開放日當天引來一群低年級的孩子在棚下鑽來鑽去。 

           

「在漢鼎,孩子們都會用高標準去要求自己,作為老師,還有什麼理由不去努力實現自我價值呢?」李老師笑言。「十八般武藝加身」的她,平時在學校設計證書、海報、H5樣樣不在話下,更不用說做起老本行剪片和拍照了。而她卻從沒覺得這些事情是個負擔。相反,每次設計或是剪片前,李老師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和「永遠站在時尚前沿」的孩子們聊聊天,看看當下又出現了哪些流行詞語和新奇事兒,「他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俏皮話總能給我最鮮活的建議!」李老師說道。 

                 

在讀研究生前,李老師就在課堂上知道了什麼是「終身學習」,然而對這個概念卻沒有什麼切身體會。「來了漢鼎之後,你會看到有這麼多老師都在踏踏實實地踐行『終身學習』,70多歲的英文學科領頭人Mr. Tait還在學習拉丁語和電腦,Vardanyan副校長不久前也獲得了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地理學和地緣政治領域的博士學位,還有好多老師都在利用個人時間參加各類學術研討會和課程努力提升自己。」就在這股「終身學習」風氣的帶動下,李老師也開始了她PGDE(學位教師教育文憑課程)的自我提升之路。「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多元化的老師,擁有能讓學生們『哇』出來的技能,並且將這些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他們。」李老師大笑道,「畢竟要想給孩子一杯水,自己就得有一片海洋嘛!」 

             

「帶著孩子們一起跨界」

漢鼎書院還有這樣一位「不簡單」的娃娃臉老師——她自4歲起就學習鋼琴,初二便考過了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鋼琴八級,任何歌曲只要哼上那麼一次,她都彈得出。北京師範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的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身邊總愛圍著一群「行走中的十萬個為什麼」。 

                

這位被形容為「才華橫溢」的徐敏麗老師,在漢鼎書院任教音樂與人文課。「自小我的父母就讓我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範疇的事物,他們的鼓勵也讓我擁有了探索新事物的熱情與堅持下來的勇氣。」徐老師笑稱從小就喜歡音樂、中文和人文的她,能夠在漢鼎發揮所長,將興趣變為專業,實屬幸運。 

              

不過,外向的徐老師也坦言,一開始入職漢鼎覺得「亞歷山大」, 「各種痘都冒出來了」。「漢鼎的老師們實在太牛了,有好多經驗豐富的博士、海歸,而像我這種剛入職的『小白』,只有一句話去表明決心——『奮起直追,後來追上』。」於是徐老師便向不同學科老師請教教學和管理經驗。她又利用個人時間報讀了伯明翰大學的文化遺產課程、IB線上課程,並多次參加如南韓科學技術院KAIST研討會等學術類會議,為日後成為「獨當一面」的老師打下紮實的根基。 

                

別看徐老師自己會「跨界」教課,她還會帶領學生一起「跨界」學習、實踐。每當學校舉行各類演出活動時,你總能找到活躍在第一線的徐老師。這不,上學期末的音樂會上,徐老師就和負責中文戲劇與表演的楊濤老師聯手,幫二年級的小朋友排演了一場「聲情並茂」的精彩演出。而這會兒,徐老師又在研究如何將音樂課的「動感」與體育課的「美感」結合起來。有一次孩子們在體育課上學習韻律舞,而這支舞蹈的背景音樂恰好是他們之前在音樂課上學習過的。孩子們在熟悉的節拍中,不知不覺便投入到音樂的律動中,用生動且自然的動作詮釋音樂所表達的內容。正是這麼不經意的發現,讓細心的徐老師萌發了音樂、體育「一家親」的想法,她在之後的音樂課前都會和體育老師溝通近段時間的教授內容,並特別注意在音樂課上啟發孩子們對音樂的感受力和表現力。 

    

除了音樂,徐老師教的人文課和科學課程的學科合作也不少。人文課在講解到主題「光」的時候,徐老師便向科學部老師取經,為孩子們設計製作了小實驗;在介紹「食物與健康」時,徐老師和科學部老師合作,設計了一個超級市場的小遊戲,不僅讓學生更為輕鬆地掌握知識要點,還讓老師更為直觀地看到學生對已學內容的理解與掌握。

              

人文和中文、英文的學科互動就更多了,徐老師鼓勵學生用各種方法把在中英文課上學過的詞匯在人文課中運用出來,鞏固所學。在漢鼎書院的「萬物啟蒙」教學中,徐老師就打破了學科間的壁壘,帶領三年級的學生以「石」為主題進行起了探究式學習。孩子們在瞭解石頭形成過程後,還閱讀了與石頭相關的繪本,並用大小不一的彩石拼出各種活靈活現的小動物。在展示成果時,三年級的每一位孩子都爭著向各位老師、大哥哥姐姐們用中英雙語敘述他們探究的內容呢! 

             

網絡上以前充滿調侃味道的「你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你的英語是美術老師教的?」如今已經變成了真實的教育場景,尤其是在國際課程教育當中,小學全科教育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然而全科教育並不是要求全能老師,對於徐老師來說,「只是想在這場學科間的拆墻活動中走出單一學科的局限」,以她自身優勢幫助孩子完成知識在不同學科間的貫通和遷移。 

              

「魚不會爬樹,但我們可以激發孩子潛能」

雙語學校培養孩子紮實中文根基的同時,如何夯實英文基礎,是家長們最為關注的問題。自上學年開始,漢鼎書院便參照了英國國家課程標準以及美國藍思(Lexile)分級閱讀標準,評定孩子們聽、說、讀、寫各項英文能力並將他們編入「近母語」、「二語」和「近零基礎」三個小組學習英文。而漢鼎英文部的兩名年輕老師袁善衡和張瀚哲,便需要協助外籍英文老師幫助孩子們查缺補漏、精進英文。而事實上,這兩位老師做的,遠遠不止於此。 

                

「無論背景如何,孩子們的未來都有著無限種可能。」張老師引用愛因斯坦的話說道,「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能力來評估一條魚,那麼它將一輩子認為自己是個笨蛋。而我們在這裡,就是為了確保孩子們能用各種可能的方式出類拔萃。」在小息或是課後,你會經常見到兩位老師幫助英文基礎不夠紮實的孩子從句子結構、語法、語音進行系統性的鞏固訓練,並隨時查缺補漏,一磚一瓦搭起學生的英文根基。 

               

而一個積極有趣而帶有啟迪性的教學環境總能讓學習事半功倍,尤其是對英語這門學科來說。這兩位以英文和法語為母語的老師,總會用他們充滿活力的腔調豐富搞怪的表情迅速消除學生對張口說英文的恐懼感。在Mr. Tait的英語文學課上,經常能看到袁老師迅速進入書中的角色,用各種語調和口音為孩子們詮釋不同的人物,而孩子們則總是被他入木三分的表演逗得哄堂大笑,而後便是針對書中人物性格的一陣熱烈討論。「我希望能夠走近學生、因材施教,讓他們可以通過演講和寫作自如地表達自我,激發各種潛能。」袁老師說道。 

               

其實在漢鼎書院,每一位老師都心懷教育熱忱和學術激情。他們互相學習,並一起踐行「終身學習」。在這裡,二、三十多年教齡的資深老師們不僅會把知識傳授給學生,還會無私地與年輕老師共享教學經驗。而多才多藝的年輕老師們,則潛心教研,不斷發揮自身的光和熱,為教學注入新鮮的能量、創造無限種可能。這樣一個視野開闊、擁抱多元化的教師團隊在即將到來的新學年,將繼續與孩子們相伴,砥礪前行,再創佳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