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文帶你讀懂漢鼎國際課程

​伴隨著IBDP和DSE相繼放榜,猶如千軍萬馬爭過獨木橋的應屆考生,歷經考場廝殺,終可暫喘一口氣。而每年的榜單,也勢必會引起一番熱議。尤其是在「幼兒園小學化、「小學中學化」、「中學大學化」的香港,教育系統繁雜多變,多少父母緊盯每年DSE和IBDP的成績趨勢,試圖為子女開墾出一條最易「攀頂」的升學之路。 

    

在今年的IBDP考核中,香港共有2260名考生,而考取40分以上(滿分45分)的學生有585人,即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學生能獲取40分或以上。那40分是個什麼概念呢?要知道,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法律系的最低門檻也只是要求IB成績達到38分。而這屆IB狀元更是多達34名!反觀今年的DSE考試,56000名考生中只有12名狀元。怪不得不少家長有感而發道,DSE本地課程比IB競爭大很多!

   

而徘徊於IBDP邊緣遲遲未能做決定的家長,則不得不面對相對高昂的學費、繁重的課業等現實問題。坊間一直有傳聞,「從本地學校轉國際課程學校不難,但要想從後者轉去前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尤其對於即將幼升小的學生家長來說,要為子女做一個可能沒有「回頭路」的選擇,那還不是到了近乎「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

     

那麼,父母究竟要怎樣為即將升入小學的孩子規劃路線呢?IB課程適合本港或內地小學生讀嗎? 

       

什麼是IBPYP?

首先,咱們得瞭解一下IB課程。IB課程的全稱是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即國際文憑課程,由國際文憑組織(IBO)主辦,於1968年在瑞士日內瓦創立。至今全球已有超過5,100間學校提供IB課程,其中香港就有65所成員學校。

       

IB課程是針對 3-19 歲學生設計的連貫性教育體系,課程從幼稚園教育一直延伸到高中階段(即大學預科階段)。為契合孩子成長階段,這個教育體系主要分為四類課程專案,包括:

        

•小學項目(IB Primary Years Programme,簡稱PYP)

•中學項目(IB Middle Years Programme,簡稱MYP)

•大學預科項目(IB Diploma Programme,簡稱DP)

•職業課程項目(IB Career-related Programme,簡稱 CP) 

           

而適用於小學階段的IBPYP項目,則打破了傳統學科之間的界限,用探究的方式進行超學科學習。它被全世界廣泛認可,是公認的國際教育的領跑者。 

           

那IBPYP究竟適合哪類學生入讀呢?漢鼎書院小學部余靜校長介紹道,好奇心強、勤於動腦、樂於動手的孩子都適合IBPYP。「IB的優勢在於專注學生的全面發展,發揮他們的能動性,讓孩子們養成自我驅動型的學習方式並學會合理規劃自己的時間。同時,IBPYP項目支持學生從小就瞭解世界、培養國際情懷。」

          

如果孩子今後打算讀IBDP,那麼作為連續統一的國際文憑項目之一的IBPYP自然能幫助孩子從小明確學習者目標,發揮學習能動性。在探究學習的過程中,也能讓孩子們形成對重要概念的理解、掌握基本知識和技能,並形成積極、負責任的態度,為將來IBDP的學習奠定基礎。 

      

然而,只用了不到兩年時間便取得IBDP資質的漢鼎書院,為何不在小學階段施行IBPYP呢? 

             

余校長說道,漢鼎的小學並沒有實施IBPYP項目,而是借鑒了諸多國際課程的優勢——圍繞:「我們是誰」、「我們身處什麼時空」、「世界如何運作」、「我們如何組織自己」、「我們如何表達」、「共享地球」這六大超學科開展教學。「這些主題超越了學科的界限,以生活為教材,以世界為教材,以問題導入,以概念驅動,以探究為主要方式,開展超學科式的主題探究活動。」

         

她解釋道,剛開始認識這個世界的孩子,是不會從某一個學科的角度來瞭解世界的——他不會說這是一個數學問題,還是一個科學問題。而在超學科的课堂上,孩子們不再只是單純地汲取課本知識,更多的是基於親身體驗和探索而建構起一套完整的文化及時空脈絡體系。 

               

「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探究是建立在紮實的學科基礎之上的。沒有系統紮實的學科知識做支撐,探究就等於空中樓閣。」余校長說。而IBPYP项目的评估是由实施PYP学校的教师自己完成,缺乏全球統一且嚴謹的外部評估。同時,IBPYP項目也没有系统的教材和足够的考试測驗。「正因此,漢鼎才會不斷豐富完善我們的辦學理念,夯實學科基礎,鑄入中華傳統文化內核,借鑒中國課程的扎實、劍橋課程的嚴謹,構建獨具特色的漢鼎課程體系。」 

                

什麼是漢鼎的校本課程?

余校長具體介紹說,漢鼎的小學課程是獨立學科教學和超學科教學並行的融合課程,滿足學生在身體、社會、智力、美學和文化等方面多樣化的需要,確保小學的學習富有趣味性、相關性、挑戰性和重要性。 

             

同時,漢鼎的中文、英文、數學、科學、藝術、體育等學科都有其獨立的課程標準和等級描述,讓家長和學生很清楚地知道,每一個年級和每一門學科應該達到的學力指標。為學生將來入讀DP、A-Level打下堅實的基礎。 

           

「我們目前小學中文使用國內最新的人教版部編本教材,數學使用人教版和劍橋國際教材,英文和科學自小學一年級開始就已經在使用劍橋國際教材。」余校長說,「在漢鼎書院,每一科都有非常完整且嚴謹的課程考核標準。除了內部評估外,小學六年級學生還要參加全球性的劍橋階段性測試,以此來監控教學質量。」 

               

在將優秀的國際課程理念融入的課堂教學中,老師通過主題探究,加強各學科間的聯繫,並進行跨學科教學。余校長舉例說,一年級學生在探究「我們是誰」時,他們會閱讀中文繪本《我》,英文老師會配合主題教授About Me,數學學習《比多少》來瞭解自己的年齡並和其他同學進行比較,科學學習Ourselves,而視覺藝術課上老師則會帶領小朋友們畫自畫像……「這樣孩子的學習就是一個整體——圍繞一個主題,在各種情境中進行學習,並將所學運用於生活。」余校長說道,「這種主題式跨學科教學,在漢鼎隨處可見。」  

           

漢鼎校本課程有何特色?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漢鼎還獨樹一幟地將中國傳統文化融入六大超學科主題的學習當中。例如在「世界如何運作」這個單元,老師便從漢鼎校本課程理念出發,帶領孩子們從身邊的萬物開始進行探究,通過七大概念,即形式、功能、原因、變化、聯繫、觀點、責任,讓孩子們成為主動的學習者,同時喚起了他們工匠精神和人文情懷。小學一至六年級分別探究「紙」、「布」、「石」、「茶」、「竹」、「瓷」,通過「物」打破學科間的壁壘用「問題」引導探究按「項目」學習,讓孩子在完整的時空中遊歷中國文化,從而培育出具有全人素養的世界公民。學生通過查找資料、觀看視頻、採訪調查、動手操作、成果展示等,探究自然界及自然規律,理解人類對科學原理的運用,以及科技進步對社會和環境的影響。 

       

「在漢鼎,探究活動熱熱鬧鬧辦完了,孩子們也玩得很開心,但這並不是最終結果。探究式學習的檢驗標準是是否達到了預期的學習目標、孩子們是否掌握了該階段的知識和技能。」余校長補充道。 

漢鼎書院小學部的探究活動基本上按照「前期評價-搜集資料-分析資料-深入探究-及時反思-採取行動」這六大元素循環的模式來開展。老師為學生提供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讓每個孩子都受到重視與尊重,并鼓勵學生提問,促使他們成為積極主動的學習者,而不是被動的跟隨者。 

           

余校長舉例說,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在探究「我們是誰」這個單元時,上網搜集了很多關於刻板印象的資料,他們分析了刻板印象的成因,并瞭解到在生活中原來有很多刻板印象會導致偏見和歧視。自那節課后,這群孩子每當遇到某些同學的不當言行時,他們都會主動勸阻這些同學,并帶領他們反思「這是否是偏見呢?」 

           

今年六月,漢鼎書院曾主辦了「一帶一路大灣區教育高峰論壇」,當時與會的嘉賓多次稱讚漢鼎的學生大使「謙遜有禮」、「口齒伶俐」、「在校園導賞時很有自己的想法」。余校長笑言,漢鼎的孩子很少會人云亦云,他們對事物都有著自己的判斷。有一次,孩子們在中文課上做一道修改病句的題目「媽媽從超市買回了蘋果、香蕉、哈密瓜、西紅柿等水果」,題目的本意是告訴學生,西紅柿不是水果,前後搭配不當。可是漢鼎的孩子可不這麼認為。有的同學說,西紅柿就是水果,它的果肉是由子房發育而成。而有的同學卻認為,西紅柿是蔬菜,不信你去超市看看,它是不是擺在蔬菜那一欄的?為此,同學們還上網去搜集了資料,去請教科學課程總監錢教授……「這件事可能對很多家長來說,都有點兒微不足道,但是這種批判性思考對於孩子來說真是難能可貴。而我們要做的,就是鼓勵并培養孩子這種發現問題、想辦法解決問題,并得出結論的學習方法。」余校長補充道。 

             

而對於家長擔心,漢鼎小學和中學的教學內容無法完全銜接上IBDP的學習,余校長則表示家長多慮了。「我們是十三年一貫制學校,會發揮一條龍的優勢,幫助孩子們順利過渡。在小學階段,漢鼎會幫孩子播下好學善問的種子,培養他們的批判性思維,打好扎實的學科基礎,讓他們順利升入中學。在十二、十三年級時,孩子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學業成績和未來大學升學方向,選取IBDP或是劍橋A-Level這兩大全世界頂尖級的大學預科課程。」她笑言,先後征服了劍橋和IB國際評審的漢鼎書院,會用頂級的國際課程標準推動學校的課程設計、實施及反思,為孩子們謀劃更為多元的選擇和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