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這位媽媽告訴你,為啥幫倆娃從「名校」轉學漢鼎!

四個多月前,漢鼎書院的宣講會上迎來了這樣一個家庭——新加坡移居香港的媽媽,為正在本港一所國際學校讀小學的兄妹倆物色新學校。短短幾日後,這位雷厲風行的媽媽便放棄了在外人看來「一位難求」的名校,為孩子辦理的轉學漢鼎的手續。四個月後的今天,當這位媽媽談及當初轉學決定時,說越來越慶倖這個選擇。那麼,究竟是什麼讓她放棄了舊校而轉投漢鼎?孩子們在這四個月中又發生了什麼變化呢? 

     

Q1、從新加坡移居香港後,為什麼沒有幫孩子選擇新加坡式的「精英教育」呢?

A:我們當時對香港的教育制度感到特別迷茫,又是大抽獎,又是扣門,又是直資,又是官立,這對於剛從新加坡移居香港的我們來說,實在太複雜了。惡補過各類升學「天書」後,我發現生性活潑好動的孩子不太適合這種強調紀律、學習和考試壓力較大的傳統學校。於是,我們便把目光放在了國際學校上。 

        

我自己就經歷過新加坡的「精英教育」,當時和先生的一致想法就是不強求孩子現在就得往「精英」這條固定模式的路上去——這種優勝劣汰式的分流教育方式,給孩子的壓力實在太大了。相反,我們希望在一個寬鬆的教育環境中,給予他們一定的自由和犯錯空間,同時讓他們自己去發掘自身的潛質。綜合考慮之下,我們便幫哥哥和妹妹報考了一所本港著名的國際學校。           

 

這所學校辦學時間久,教學體系也很健全,在香港極富盛名。本想著兩個孩子可以安安心心在這所學校學有所得、渡過人生最重要的階段,然而漸漸地,我們發現孩子並不像我們預期的那樣,尤其是他們行為規範上出現了偏差,這讓我疑惑重重。當心急如焚的我們和學校一溝通,才發現家校間的教育理念產生了矛盾。 

           

Q2、孩子在行為規範上出現什麼偏差呢?

A:這所老牌的國際學校,英語是強勢語言,學校的做派也是和西方看齊,孩子們在這裡可以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四點一直享有充分的自由。但是,老師的引導和合理的規範在這所學校卻是被忽略甚至缺失的。 

          

在哥哥三年級時,他參加同學生日派對,因為一些小事而和夥伴起了爭執。後來我問他為什麼沒有照顧好其他小朋友,孩子的回答讓我非常吃驚。他說:「這是我的權利,你不能剝奪。」我便引導他說,大孩子有責任照顧小孩子,你要知道權利與責任是並行的。而他卻反駁道「老師不是這麼教的,你得尊重我。」我這才意識到,學校倡導的個人意願的表達,甚至重要過對孩子價值觀的培養。這樣的信息其實不夠全備。 

         

孩子年紀小,還分不清是非黑白,這個年齡段需要老師的引導。經常聽孩子說在校園裡,高年級學生欺負低年級,老師對被欺負的孩子的回應是:「It’s OK. You can enjoy the rest of your play now.」(「沒關係,你可以去玩其他的了。」)這種處理方式,難道不會讓不懂分辨的孩子有樣學樣嗎?我也曾和老師溝通過這個問題,老師坦言學校有自己的理念:小朋友若做出好行為時受到肯定和嘉許,他們會更有動力選擇做好行為。雖然這個理念沒有錯,它卻沒有兼顧到怎麼幫助小朋友不受頑固的惡習影響以及減少不良影響的擴大。所以不管是理念和管理上,都讓我無法苟同,這也是我轉學漢鼎書院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初最擔心孩子年齡尚小、不辨是非、缺乏品德教育的問題,在漢鼎書院不僅向來受到學校重視,孩子們還能得到老師正確的引導與規範。在這裡,老師不僅是知識的傳播者,還為學生起著言傳身教的作用。班會、集會、與導師及社工交流時間,無一不在引導、影響學生形成正確的三觀、走上正確的人生之路。課間小休老師們隨時制止不當行為,更是防微杜漸。而校方口頭警告、留堂、家長面談等一系列有震懾效用的分級懲罰措施,也讓孩子們「知難而退」、辨清是非對錯。 

           

一所學校你不能說它「好」與「壞」,而是要結合自身家庭的文化、孩子發展需要、校風等綜合評判。而對於我們這種家庭來說,首先便要考慮的是家校的教育理念是否相合——我希望新學校能夠在寬鬆的國際化教育環境中,能在品德和學術上對孩子們多引導、多溝通。 

           

Q3、那在學術上您又是如何考慮的呢?

A:當初我們從新加坡來香港時考慮過不能犧牲孩子學好中文的機會,避免成為「香蕉人」。儘管中文課程被納入課表,但是作為英文為強勢語言的這所學校,中文的學習還是非常簡單。老師作業的要求是可做可不做,我們想在外給孩子報讀中文課補習班,也因為沒有詳盡的課程教案,輔導老師都無從下手。我們漸漸開始擔心,這樣繼續下去,孩子今後是否會難以與他人溝通、是否對自己華人的身份認同感到困惑? 

          

不光是中文,數學、科學等基礎學科,甚至英語語法,都讓我感覺到學校在小學階段沒有幫孩子打穩基礎。一個班30多個學生,個個學習程度都不同。有的孩子已經可以計算簡單的乘法了,而有的孩子卻還在掰著手指計算十以內的加減法。孩子在校學得如何,就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老師的教學態度了。而成績好的那群孩子,往往都是在外面瘋狂補習的。這只能說明,這所學校的基礎教育做得還不夠。          

 

Q4、日常教學方面呢?

A:IB課程的設計是以學生為中心,但是也需要老師進行適當的引導。在這所IB學校中,一個班30個學生被分在了5個小組,以小組為單位進行學習。而一至三年級除了班級老師外,每班還配備一位助教;四至六年級則一個年級共用一位助教。 

        

當時就讀於三年級的哥哥因為學習新知識很快,經常被分在「獨立學習小組」。當他想要再進一步探究知識時,老師對他說:「你可以獨立研習這些深層次的內容,老師還要教其他學生。」這種教學方式很難得到我們的認同:老師無法顧及到每個學生,學習IB課程完全靠著孩子們「自覺」摸索。對真正想學習的孩子來說,這種自由教學方式不僅無法滿足他們的學習需求,還會打擊他們的學習積極性。          

 

而偏文科和藝術創意學科的妹妹則對學習數學興味索然。越往高年級升讀,妹妹的數學就顯得越退步。我並不知道妹妹的程度是否正確反應她的能力。眼見著妹妹、哥哥對數學越來越膽怯,我們也只能因應著補課的熱潮,在外給孩子找補習導師。然而補課的收效甚微,補習導師甚至還問我們「為什麼孩子的數學會落後這麼多」,他的這番話也讓我們產生了深深的疑惑——是不是孩子就是缺乏邏輯思維能力、學不好數學? 

      

Q5、來到漢鼎後,孩子還懼怕之前的那些科目嗎?

A:來到漢鼎後,我們才發現之前學業上的問題並不單單出在孩子身上。孩子們漢鼎探尋到了學習的樂趣。國際課程,尤其是IB課程,非常看重學生探究的能力和老師的引導。而孩子以往在校的八個小時,一直在玩、在動,享受充分的自由,他們很難沉下心去學習,也不覺得在書本裡尋找知識是件有趣的事。在那裡,老師教的更多是解決問題的技巧。而漢鼎的重心則更偏向向學生展示知識背後的意義和如何使用這些知識。 

          

曾對孩子「沒有一顆學數學頭腦」而歎息連連的我們,就見證了孩子的數學在漢鼎發生了令人欣喜「劇變」。小班教學、老師定制化的輔導方案、學術上的穩紮穩打,讓孩子們重新找到了學習的意義,也讓家長感受到了學校對於教育的堅持和誠意。尤其是孩子之前懼怕的數學課,現在在漢鼎老師的帶領下也慢慢探尋到了樂趣,不僅能沉下心來探究知識,他還特別有滿足感,常常和我們分享最近剛學的數學內容。在和孩子交流過程中,你可以很明顯感覺到,他的數學思維慢慢出來了。而遇到不懂的數學功課,他也一改往日囫圇吞棗、不求甚解,主動讓我為他解惑。 

           

Q6、當初遇到剛剛談到的這些問題時,您沒有和那所學校的老師深入溝通嗎?

A:當然有!作為家長,我曾經很多次想和那間學校的老師溝通,但是不得不說,老師實在太難見了!那所學校一年三次家長會,家長得和老師電郵排隊約時間,而且每位家長只有15分鐘的面談時間。當我準備得非常充足,把孩子最近出現的問題一一羅列出來想和老師一探究竟時,卻非常失望地發現,老師對如何為孩子「補缺補差」無法給予意見,甚至並不是很了解孩子的學術情況。直到孩子三年級的一次家長會,老師才和我說發現了孩子有哪些不足,可是我天天去學校接送孩子,每天都會和老師見面,為什麼到現在才和我說呢? 

          

而這些家校溝通不足的問題,在漢鼎卻迎刃而解。從微信群家長間隨時隨地的溝通、家長和老師及校長的約談互動中,你完全可以感受到學校在學術上的踏實和辦學的誠意。 

          

Q7、那孩子們喜歡漢鼎書院嗎?

A:他倆知道我今天要來學校接受訪問,都是興奮得不行。妹妹提醒我一定要給漢鼎書院一個大大的。哥哥說漢鼎的同學友善很多,而且重要的是,這裡的老師很懂他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