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歸女學霸帶你玩轉生物課堂

看著一大群學生有說有笑湧入擺滿各式花花草草、標本的實驗室,就知道漢鼎書院的生物課即將開始了。然而,這畫面似乎和江湖中傳言「選擇生物,考試『藥丸』」對不上啊!不對,這其中一定有啥貓膩!機智的小編立馬拉來了在漢鼎書院教生物的馮雯鈺老師,帶你開啟生物世界的新大門。 

    

Q.1

在劍橋國際課程中,生物真的是高分的「攔路虎」嗎?

不論是劍橋、IB,還是香港本地課程,亦或是內地課程,生物一科所要學習的知識點是沒有太大的區別的。相比于香港本地或是內地課程,國際課程中的生物更看重學生分析問題的能力,也更注重培養他們的觀察和運用能力。 生物是一門記憶內容較多的學科。在以前,教育界對學習科學的主流思想就是要求學生會背,尤其是生物一科,很多人都誤解背得越多就能學得越好。不少香港本地課程或是內地課程,對生物的學習還是這種要求——對書本內容的背誦,背得越多,就越容易拿高分。 

   

然而隨著社會的發展、資訊日益發達,很多知識已經不是光靠背誦就能掌握的。對於國際課程的考核來說,書本知識固然重要,但考官更希望學生在掌握知識點後,適當地運用到不同的情境中。這些國際考試的試卷都是結合當今社會熱點的,掌握了書本知識卻不會舉一反三套用到考題上,那也是不行的。 

     

另外,生物學是以實驗為基礎的科學,劍橋國際課程十分重視實驗探索部分。因此平時在生物課堂上,學生自己動手做實驗的機會非常多。在內地的生物課堂上,學生做的基本上是驗證性的實驗,即已知實驗材料、過程和結果,只需要完全按照書本上標識的步驟來完成即可,孩子們學習的自主性和創造性幾乎沒有發揮的空間。 

  

操作實驗的技能很容易學會,但是如何設計一套完整的實驗、搜集分析數據卻是需要常年的訓練。所以這種自主、思辨的能力,才是國際課程的課堂上所需要重點培養的,這也是面臨21世紀國際化競爭和挑戰的必勝資本之一。 

     

因此,國際課程中的生物實驗,從提出假設、設計實驗步驟、操作實驗,到搜集分析數據、得出結論,都得由學生自己完成。老師在這個過程中要儘量減少TTT,即TEACHER TALKING TIME。在這個以學生為主導的課堂上,老師會給必要的指導,還會針對學生的實驗過程和報告提出個性化的反饋。 

     

總之,劍橋也好IB國際課程也罷,生物一科不論是學習內容還是考試評估,都是與時俱進、多元化的。理論學習和實驗探究並重,全方位培養、考察學生的科學思維和素養,才讓國際課程中的生物看起來很「難」學。 

    

Q.2

在傳統的中國應試教育中,生物不像物理、化學那麼受重視,在國際課程中,生物也是同樣的地位嗎?

        

在傳統的教育中,生物不像物理、化學那麼受重視,但是在國際課程體系中,這種觀念已經被摒棄很久了。越來越多的學生選擇生物一科來修讀,他們覺得比起物理、化學,生物沒有那麼抽象,概念容易理解、運用,拿高分的幾率大很多。    

     

同時,他們覺得生物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確,生物比起物理、化學,更容易結合我們日常生活——我們的身體、身邊的一草一木,甚至整個自然界都屬於生物這個寬泛的範疇。對學生來說,生物所學到的知識是很實際、很有價值的,可以幫助他們真正理解身邊的一切、解決身邊出現的各種疑惑。當好奇心得到了不斷地滿足,生物這門課也就會格外有吸引力吧。 

                  

Q.3

有何教學大法?

              

去年暑假,我參與了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的縮寫)項目。這是用來測試全世界15歲學生的學習水平的,它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國際學生學習評價項目之一。我主要負責批改香港學生科學一科的試卷。眾所周知,香港學生很勤奮,平時背誦、刷題樣樣不落,但是令我吃驚的是,PISA的考卷只要一碰到分析題、運用題,孩子們就不會回答了,甚至連題目都看不懂。 

                              

所以在我上課時,會儘量安排孩子們自己動手操作的環節,訓練他們觀察、分析能力。這也是為什麼不少學生覺得生物課有趣的原因。比如在教種子的結構時,老師如果在黑板上畫一粒種子,向學生平鋪直敘各部位的名字和用處,那麼學生只是在機械地、被迫地聽和強記。但是如果用科學探究的方法來教,給孩子們一人一粒種子來觀察,並鼓勵他們在解剖種子的過程中提出疑問引導他們思考並要求他們自己找尋答案,那麼學生一定會愛上這種不用死記硬背,就能輕易記住知識點的教學方法。 

            

從低年級的搭建人體骨架,到高年級解剖牛眼、豬心,每個學生都會參與其中。科學課不只是老師講解知識點、學生記住這麼簡單,而是要能訓練學生科學探究、思考、搜集資料、總結的能力。 

         

你看,很多學校在招生考試時都偏向問一些看似又偏又難的問題。比如聖保羅男女中學曾出題考小學六年級學生「為何蝦煮熟了會變為紅色」。這道題看似超過了小學的學習範疇,但它實際想考察的是學生平時的觀察能力、臨場反應能力和假設思維能力。 

             

所以上課時,我經常讓學生觀察一個現象,提出問題的同時,也讓他們再說出一些假設性的結論。通常孩子們問的問題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事實性問題,比如蜘蛛有幾條腿、紅血球有什麼用,學生可以直接從課本中找到答案;另一類是概念理解的問題,例如為什麼會有彩虹、天空為什麼是藍色的,學生需要探討事情背後的原因、注重因果聯繫。針對第一類事實性問題,孩子們會自發地求助書本。而涉及到概念理解問題時,在書本難以找到標準答案的情況下,我會引導他們運用已學到的知識來個假設,嘗試解釋這個問題。之後再和他們分析剛剛解題的方向是否正確以及出現的漏洞。 

            

在科學課上,如果單純講個理論,不光是學生,老師都會覺得非常枯燥無味。所以,結合時事熱點,或是將理論包含在一個個小故事中,成為了最受學生歡迎的上課方式之一。比如在講解孟德爾遺傳研究中的「顯性」和「隱性」時,除了用故事的形式告訴孩子們孟德爾定律是什麼外,我還結合前不久的熱點新聞「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讓學生試著用已學到的知識探討改造人類DNA的做法是否妥當。

               

我想傳達給孩子們的是,所有的科學理論不是平白無故地擺在那裡的,而是這些科學家善於觀察和提問並不斷鑽研的結果,就像他們現在也能用所學所得解釋時下熱點一樣。我希望通過課堂學習,能幫助孩子們全面認識和理解科學的本質。 

                   

Q.4

生物是否有很多生澀的專有詞匯要背誦?

生物課的確會涉及到龐大的詞匯量和生僻的單詞。以前的教育總會把生物的詞匯部分看得很重,一定不能出現拼寫錯誤。但是現在整體趨勢在改變,國際課程的考核重點已經不是在字詞的背誦上。哪怕是在劍橋的國際考試中,只要你對問題的闡述意思準確,拼錯單詞是不會被扣分的。科學課的這些詞匯已經變成了一種溝通、交流的工具——你要能運用這種工具表達所思所想。當然,漢鼎從小學一年級開始,科學課就採用了劍橋國際課程的全英教材。而讓他們背誦這些單詞的目的,還是希望能夠幫助到他們理解未來所學學術溝通。 

                      

而針對背誦詞匯,我通常會建議家長把生字詞貼在家裡的牆上。孩子們的單詞大部分並不是在書本上學到的,而是在街邊的路牌或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記住的。所以家長要多創造這種環境,讓他們可以一直接觸到這些詞匯,久而久之,印象自然會深刻。 

                

Q.5

學生要如何學好生物呢?刷題和做實驗哪個更重要?

除了剛剛提到的要會觀察身邊的事物外,還要學會理解、運用、分析、評估不同的概念。同時,學生要懂得,生物並不是由獨立的課題組成的。書本上設置的每個單元都有內部聯繫,所以要學好生物首先得把生物當成一個整體。我經常給學生製作思維導圖(Concept Map),將相互關聯的概念放在一起。在學生學了後面又忘了前面的時候,這樣一張融會貫通的圖,就能幫助他們梳理概念關係和邏輯關係了。 

              

說到刷題,對IBDP階段的學生來說,的確是有幫助的,畢竟考試的模式還是和做題目離不開關係。但是放眼整個生物課程的學習,只是做題是不夠的。在IB的書面考試中,僅有少量題目涉及到死記硬背的知識,大部分的題目會直接引用最新的科研文章,要求學生分析其中的數據,再談自己的想法。這些題目在考前是無法「押中」的。因此,平時做題練手時,如何從出題人的視角分析題目背後的邏輯框架、如何做到舉一反三,這才是刷題的目的。同理,如果學生只專注做實驗,沒有經過各種考題的「洗禮」,也同樣沒法取得一個好成績。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