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國家級演員陪你一起「戲耍」課堂

在漢鼎書院,有這樣一堂課,孩子們或是席地而坐,或是手舞足蹈,一顰一笑、一個旋轉、一個跳躍都做得張弛有度,這群天生的表演家讓成人都自歎弗如。

 

戲劇與表演,在不少家長看來,仍然相當陌生,更不要說它會作為一門必修課,由專業的老師帶孩子們「飆」戲了。然而漢鼎書院就獨樹一幟地為一至六年級的學生開設了中文戲劇與表演必修課。

      

「中國的孩子普遍比較害羞內斂、不善於表達自己,再加上升學壓力之下教育的單一化,讓這群孩子天性得不到釋放,將來面對各種國際化競爭時,也缺乏一份必勝的資本。」漢鼎書院中文戲劇與表演課老師楊濤說道。

  

事實上,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英國就將戲劇教育列入學校的正式課程;而1994年,戲劇教育更被美國第一次寫進聯邦法律,並正式納入幼兒園至高中的教育體系中,同時作為一門獨立的單科課程在中小學開設。在英美國家,家長和校方更是對學生組建戲劇社、參加戲劇活動持鼓勵態度。 

  

然而,與早早就將戲劇表演引入課堂的英美國家相比,中國的戲劇表演教育不僅起步晚,而且發展緩慢。在香港,也僅有為數不多的三、四所本地學校將戲劇表演課作為必修課,楊濤介紹道。所幸,去年3月,國家教育部出台了相關政策,提升了「藝術」在教育界的地位。越來越多的中小學將戲劇表演納入正規課程,孩子們在大型劇院登台演出也不是什麼稀罕事兒了。

         

那麼,為什麼漢鼎書院會強調戲劇表演的學習呢?這門必修課到底在教什麼呢? 

        

在漢鼎書院二年級的這節戲劇表演課上,楊老師正帶著孩子們做熱身訓練,讓他們放下膽怯和戒備,釋放天性。偶爾一兩個學生些扭扭捏捏、放不開時,楊老師便帶領大家做起了課堂遊戲和練習。這些融入了戲劇元素的訓練,很快讓孩子們活絡起來,並於玩鬧之中學有所得。模仿木偶走路、種子發芽或是毛毛蟲變蝴蝶,低年級的小朋友被課堂氛圍感染,他們誇張地做動作、盡情大笑,在一個手勢、一個眼神中,就將一草一木一物演得淋漓盡致。「戲劇教育強調觀察生活,孩子們要把生活中的人、事、物作為對象去觀察、揣摩,並儲存在記憶庫中。不論是今後的作文,還是戲劇表演,便都有取之不盡的素材了。」楊老師說。

                 

而對高年級的學生來說,戲劇課則加深難度,要求他們塑造形形色色的古今形象。人有多大膽,戲有多精彩。從文學經典《駱駝祥子》、《雷雨》到幽默搞笑的《四大才子》,學生們一一挑戰,「戲耍」課堂。學生們不僅「穿越」在各式劇本中,體驗了生活,還鍛煉了語言運用能力、表達能力及組織協調能力。

                    

在楊老師的課堂上,不管是平時少言寡語的孩子,還是注意力不夠集中的小朋友,他們總能夠全情投入,跟著老師的節拍做出各種動作和表情。而也正是在這潛移默化間,從前一見到陌生人就面紅耳赤說不出來話的孩子,現在變成了站在大舞台上都能自信、自如侃侃而談的「小大人」。楊老師在面對家長這樣的反饋時,笑言「戲劇課就是講求聲音、台詞、表演和形體訓練的綜合性藝術教育」。他指現在不少學生缺乏肢體訓練,甚至到小學了都分不清左右手,動作不協調也惹出了不少笑話。在戲劇表演課上,孩子們會進行感覺訓練、交流訓練、動作模擬和表演練習。

     

楊老師曾讓孩子們扮演在雪地裡行走的盲人,突然被一個受重傷的人絆倒。當孩子問楊老師「盲人要怎麼演」時,他沒有過多地指示,反而是讓學生閉上眼睛,嘗試從座位走到講台。孩子們又加入了盲人在地上摸索、手上沾到鮮血等動作,將聽覺、味覺、嗅覺等感覺訓練通過一個小故事串在了一起。「單純告訴孩子們每一場戲要怎麼演,對他們來說只是意識上有了最淺薄的了解。但是經過親身體驗後,不論是知識點還是切身實踐的經歷,都能紮根于學生腦海裡。」

         

每當楊老師為孩子們講解劇本時,他總會充滿感情地用抑揚頓挫的語調帶著孩子們來一場想象力的旅行。不知不覺中,孩子們早已將自己代入角色,與故事中的人物一起歡笑、難過、著急。後續輪到孩子們一展身手時,便很容易將這場戲的精髓表現出來了。

        

作為國家級演員,擁有20年表演教學經驗的楊老師不僅在戲劇表演上造詣頗深,他還曾憑藉扎實的台詞、朗誦功底,連續四年成為香港校際朗誦節集誦冠軍教練。 

            

與戲劇表演課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朗誦,楊老師自然也要「踩過界」,為學生們指導一番。 

  

在有70年歷史的香港最具影響力的校際比賽——香港校際朗誦節中,漢鼎書院的獲獎者從500個參賽學校中脫穎而出,得獎者涵蓋不同的年齡組別,從小二到中二,在不同體裁的詩歌和散文朗誦賽事裡,斬獲中文組別三個冠軍、三個亞軍、兩個季軍,英文組別一個亞軍。

          

面對這樣的優異成績,幕後功臣楊濤直言與孩子們賽前扎實備戰離不開關係。「朗誦是一門藝術,但門檻並不高——只要能識字、能開口說話,就能做到。」楊老師說,「但是能否讓聽眾在你一張口時就被調動情緒,那就要看朗誦者的功力了。」

             

而不少人一聽到朗誦,首先聯想到的一定是誇張的「舞台腔」。楊濤解釋說,很多人因為對作品的理解存在偏差,甚至壓根沒把握好整篇作品的基調便想當然進行語言「再加工」,自然容易走上矯揉造作的道路了。

                 

而參加朗誦比賽的漢鼎學生,在剛拿到比賽誦材時,便也犯了同樣的錯誤。因為沒有認真鑽研作者要表達的意思,哪怕字正腔圓,從他們口中讀出來的詩歌仍是空洞迷茫的。楊老師說:「朗誦區別於朗讀,是因為它已經上升到了表演的層面。」他解釋道,當站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間,朗誦者已經是作者的代言人了,作者要表達的思想情感都得通過朗誦者的口說出來,切忌不帶情感、毫無生命力的陳述。

              

在孩子們了解了誦材的主旨、確立了作品的基調後,楊濤便指導他們用感情控制聲音,通過聲情並茂的語言、傳神的眼神和恰到好處的肢體動作,對詩歌作品進行再加工創作。 

          

「我們常說藝術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朗誦也是如此。」楊濤說,「日常生活中,我們說話一定是抑揚頓挫、聲情並茂的,言語中也常常包含潛台詞。朗誦的訓練,能恰到好處地培養學生的氣度,增強自信心。」 

        

提及平時學生如何自我訓練時,楊濤說,對於戲劇表演和朗誦,首先要培養出興趣,然後便是模仿。咬字清晰、語調抑揚頓挫,久而久之,經過科學訓練的聲音也會變得悅耳動聽、極具穿透力。 他以漢鼎書院的廣東社會服務周為例。五至十二年級的漢鼎學子去當地山區貧困小學支教,當他們變身小老師站在講台上面對一雙雙求知若渴的眼睛時,並沒有慌張、畏縮。反而有不少孩子因為經過了平時的朗誦、表演訓練及比賽,淡定又不失激情,用語言的魅力緊緊抓住了台下小聽眾的心。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