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讀國際課程=中文差?漢鼎書院:非也!

你是否有這樣的誤解:國際課程中的中文科並不重要,反正孩子今後要去國外升讀大學,現在花那麼多時間學中文不是做無用功嗎?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首先,通行於世界的三大國際課程體系,對於學生母國文學、語言的考核並不易。尤其是國際文憑課程大學預科項目IBDP(一鍵科普IB課程)的中文考核,既非內地高考的一考定終身,又不是光靠多讀多背就可以輕鬆PASS的,而是全方位地考評學生對於文學知識的掌握能力和批判性思維。

  

其次,修讀國際課程、放眼國際的前提是要有一個文化的根本。尤其對於從小就四處漂泊、求學的孩子來說,時常在文化的夾層中難以自我定位,對自己華人或華裔身份認同的困惑尤為明顯。因此根植中國、兼具扎實的中文根基和開闊的全球視野的課程,或許更適合中國的孩子們。 

   

在一些國際學校忽視中文教學重要性的背景下,漢鼎書院從籌劃辦學伊始,就在如何避免教育不中不西、中英文半桶水的迷思中找准了的定位——以中國傳統文化為靈魂,以國際課程體系為骨架,配合中英雙語教學。 

              

國際課程學校的『國際化』

在不少家長一味追求教育全盤西化的當下,漢鼎書院校長蘇媛說:「國際課程學校的『國際』不是體現在老師的膚色和臉孔上,而是體現在國際化的觀念和視野上。國際課程學校強調的是課程設置的國際化。」哪怕是看似與國際文憑課程(簡稱IB)、劍橋國際課程(一鍵科普劍橋國際課程)「格格不入」的中文課,老師也需要將這些國際課程的教育理念融會貫通於每一節課、每一次評估。 

   

「值得強調的是,國際化絕對不是以犧牲自己的母語、母國文化認同為代價的,國際化的前提一定是對本國文化充分的理解、包容,才會對他者文化抱有更為開放的態度。」蘇校長說道。 

     

在擬推行劍橋、IB課程的漢鼎書院,多元化的中文課程設置在堅持以中國傳統文化為核心的同時,也充分考慮和尊重了國際化的需求。 

   

在漢鼎,中文課程有著齊備且獨一無二的四大分支:中國語言文學、中文辯論、中文戲劇與表演、中文圖書館課。四者相輔相成,給學生提供多元而扎實的中文語言能力訓練。 

    

中國語言文學:夯實中文基礎

漢鼎書院的中國語言文學課借鑒IB的教學方法,在幫助學生夯實中文基礎、傳承中國傳統文化的同時,也教會了他們自主學習的方法。 

   

漢鼎中文課程選擇的教材難度不小——一至十一年級採用內地人教版部編本教材,並嚴格按照國家課程標準來施行。同時,為了規避內地語文教材每一章節的「點」式學習、缺乏全面的通篇認識,學校還推行整本閱讀,在幫助學生打下扎實的中文基礎的同時,也促使學生跳出舒適區,突破自我,自然銜接日後IBDP或是劍橋國際高中高級課程International A-Level的學習。 

       

而十二、十三年級的中國語言文學課則嚴格按照IBDP的最高標準來實施。IB雖為國際課程,但卻提供了多達80種語言的文學課程,並為其中50個母語語種的文學課程準備了《指定作家名單》,例如蘇軾的詞選、歐陽修的散文、湯顯祖的戲劇等。學生則需在IB指定書單中,研讀數十本古今中外的經典作品,以培養他們文學鑒賞的眼光以及批判性思維。 

               

漢鼎書院有不少從其他國際課程學校轉學而來的學生,中文基礎薄弱幾乎是通病。「孩子小時候沒有打下扎實的中文基礎,今後很難在中文考核中出彩。而打好基礎後,如果做不到IB提倡的對整本作品的深度研讀、通篇認識,那麼中文的學習也是片面、無法得到更進一步提升的。」漢鼎書院副校長余靜介紹道。 

          

漢鼎的孩子們去年5月就在舉辦過多屆、高規格的中華情全國寫作比賽中奪得6個一等獎、7個二等獎、若干個三等獎,主辦方更是主動來信盛讚漢鼎作為全港唯一一所參賽學校,是本屆賽事中得獎率最高的學校,漢鼎學生的作文水平超過大多數內地省份的參賽者。 

   

中文辯論:培養批判性思維與表達的勇氣

2018-2019年度第三屆鳳凰杯香港中學生聯校普通話辯論比賽,是香港國際學校中最大型的辯論賽事。當漢鼎書院初中生一步一步擊敗香港各大知名學校的初、高中生時,恐怕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是什麼讓原本在辯論界「籍籍無名」的漢鼎書院在這次賽事中大放異彩呢? 

            

漢鼎書院獨樹一幟地將中文辯論作為中文課程的一個分支,並由七年級開始,每週開設一節中文辯論必修課。在辯論課堂上,孩子能言善辯、才智敏捷,而他們縝密的邏輯思維、批判性思維更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想要培養孩子「一人之辯重於九鼎之寶,三寸之舌強於百萬之師」談何容易,更不要說對象還是天生就少言寡語內向的孩子。在中文辯論課堂上,老師通過偵探推理故事調動孩子的好奇心,並引導他們主動表達。老師會不斷強調讓孩子們長出「厚臉皮」,因為辯論之中的很多論點沒有對錯只有強弱之分,每個人都有表達的機會去說出自己的想法;有時兩個關係好的孩子發生觀點的對立時,他們很容易展開激烈的討論,內向的孩子在面對自己的好朋友時,也能找到說話的氣勢。久而久之,飽經磨煉的漢鼎小將們個個都能自如運用課堂所學,舌戰群儒。  

           

中文戲劇與表演:散發由內而外的自信

當孩子問道「什麼是盲人」時,大多數家長一定會直接告訴孩子「就是什麼都看不見的人」,然而這種解釋可能還是會讓他一頭霧水。但如果家長回答說:「把你的眼睛閉起來,試著走出這間房。」那麼孩子就一定能切身體會到盲人的感受。 

                            

看到自己的孩子學習戲劇,很多家長會錯誤地認為這是在「不務正業」、耽誤學習,但事實上,將戲劇引入課堂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英國就將戲劇教育列入學校的正式課程;而1994年,戲劇教育更被美國第一次寫進聯邦法律,並正式納入幼兒園至高中的教育體系中,同時作為一門獨立的單科課程在中小學開設。在英美國家,家長和校方更是對學生組建戲劇社、參加戲劇活動持鼓勵態度。 

            

作為最受漢鼎學子歡迎的課程之一,中文戲劇與表演課為孩子們提供了一個釋放天性的空間,他們在這裡放下所有的膽怯和戒備,大膽演講、誇張做動作、盡情大笑,用切身體驗來加深對所學知識甚至人生百態的理解。 

          

如今進擊的00、10後渾身都是戲,從改編文章、撰寫劇本,到排練表演,每一個學生都參與進來並沉浸其中、自己給自己加戲,切身實地感受文本的意蘊、體會人物情感,同時他們語言表達和肢體表現的能力得到訓練,溝通合作能力也有了進步。而更重要的是,當每一個孩子走上台,哪怕面對一眾專業挑剔的評委時,你一定能感受到他們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自信、鎮定的氣場——而這種自信心很難純粹地由老師在課堂上直接教會。

        

中文圖書館課:立體閱讀助力各學科學習

在漢鼎,當孩子們冒出天馬行空的「十萬個為什麼」時,有這樣一門課程能讓他們得到徹底的饜足。中文圖書館課上,孩子們既可以享受著純粹的閱讀、沉浸在書本帶來的樂趣中,又能學會對資訊的搜尋、甄選、利用,完成對各學科的學術支持,並學會學術寫作規範。 

           

籌劃這門課之初,漢鼎就希望能從小為孩子建立起閱讀的好習慣和自學的能力。當把閒散的閱讀規劃成有目標、有體系的立體閱讀時,孩子們從豐富的館藏中探尋到了個體以外的世界:「灰姑娘」故事的版本在全世界是如何輾轉演變的?世界各民族所慶賀最重要的節日有什麼不同?諾貝爾獎獲得者對孩子們有什麼話說?科學課上一個小概念涵蓋的大領域到底有多大?今人的思想觀念中又埋藏著先賢們怎樣的草灰蛇線?圖書館課正是全球視野、中國情懷落地生根的地方。 

                                

與此同時,諸如IB等國際課程考核學生搜集篩選資料的能力,在圖書館課上也能一一得到訓練。孩子們更是將圖書館課當成對各學科的學術輔助支持。例如,當小學高年級學生讀過扣人心弦的兒童小說《時間的皺褶》,喜愛非常,想閱讀作者的更多作品,除了向圖書館老師和Google提問,還有什麼更好的做法去搜尋資料?又如,當中學生讀到一則「打疫苗會引起兒童自閉症」的新聞,是把它當作談資與同學分享,還是抱著明辨審慎的態度去查證?如何查證?更如,高中生想瞭解中美貿易戰的現狀、近因、遠因、可能的後果,該到何處去搜尋資料?圖書館課將學習的主動權交還給孩子。在這裡,老師不再是高高站在講臺上的智者,而是陪伴在他們身邊的引導者。

                       

腹有詩書氣自華

在剛剛閉幕的香港校際朗誦節中,漢鼎學子就躍躍欲試並捷報頻傳。在這屆有70年歷史的香港最具影響力的校際朗誦比賽中,漢鼎書院的獲獎者從500個參賽學校中脫穎而出,得獎者涵蓋不同的年齡組別,從小二到中二,在不同體裁的詩歌和散文朗誦賽事裡,斬獲中文組別三個冠軍,三個亞軍,兩個季軍,英文組別一個亞軍。

       

鼓勵學生誦讀經典作品,是漢鼎書院中文課程的一大特色。「這是其他國際課程學校不願花時間去做的,甚至是沒有魄力去想象的一件事。」余校長介紹道。 

          

而漢鼎書院不僅將經典誦讀課程化,讓一至十二年級學生每週接受兩節中文晨讀課的「洗禮」,還專門配備了《日有所誦》、《中華經典素讀本》教材,配合老師適當指導以及全方位的評估展示。孩子們從中不僅積累了語言,豐富了語感和文化底蘊,增強了語言感受的能力,同時聚精會神的誦讀還能為他們定心、培養專注力。從一年級的童謠童詩,到高年級的唐詩宋詞元曲、文言文,漢鼎不求學生能出口成章,而是希望在反復的吟誦、咀嚼、品味中,他們能形成強勢的思維語言、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審美情趣。「聚精會神地誦讀,或早或晚,所讀所誦都能內化成學生自己的精神氣質。」余校長笑言。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