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港最佳辯手:讓辯論藝術始於此

當提到辯論時,你是否立馬聯想到在臺上口若懸河、引經據典將對手「噴」得體無完膚的辯手?當說到辯論成為中學生的必修課之一時,你是否會暗戳戳地想怎麼這種類似興趣班的存在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沒錯,漢鼎書院就獨樹一幟地將中文辯論作為中文課程的一個分支,並由七年級開始,每週開設一節中文辯論必修課。那麼學好辯論對學生學習國際課程究竟有什麼幫助呢?

   

「辯論對學習的幫助是全方位的。」漢鼎書院的中文辯論課程主任陳哲舉例說,在國際課程中有大量的學習任務需要學生自己去探究,而辯論訓練的資料搜集、甄別能力就能派上用場;孩子們在寫論文類功課或是答論述題時,辯論課上訓練出來的條理與組織能力又能讓他們更加得心應手;在做展示和彙報時,辯場上歷練的語言表達能力能讓學生輕鬆應對。「總而言之,辯論所帶來的批判性思維、邏輯思維、創造思維乃至各個辯題積攢的知識,都是一個學生用之不盡的寶庫。」

           

而從漢鼎對學生的動態評估來看,經歷過辯論訓練的學生,在思維、自信心、表現力、團隊協作能力等方面都有了明顯的提升。「很多家長反饋想讓孩子掌握這項技能,即便不成為專業的辯手,思維、膽識的訓練在他們看來也至關重要。」陳哲說,「學校也有計劃將中文辯論推廣到小學高年級。」

     

然而在香港,卻很少有國際學校將辯論作為一門主課面向學生。究其原因,一來辯論專業性、競技性較強,主要還是在大學生中流行;二來很多厲害的辯手未必會當老師,找到能在中小學中教辯論的人並非易事。而陳哲,這位香港大學生辯論賽的年度最佳辯手談起在漢鼎執教辯論課的生涯時,也是心有感慨、滔滔不絕。 

    

要想培養孩子們「一人之辯重於九鼎之寶,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談何容易,而陳哲卻認為想成為一位優秀的辯手,只要能正常使用耳朵和嘴巴,再加幾分厚臉皮和勇氣便足矣。「我見過內向甚至是輕微自閉的人,站在華語辯論的世界之巔;我也見過浮躁、愛搶風頭的人,成為條分縷析的沉穩辯手。」他說,「辯論充滿包容性,沒有太多固定的範式,只要一個人願意,便能找到自己的路線。」

       

當今社會觀點衝突無處不在,而辯論是解決爭端的最好方法。陳哲笑言,不少人會將辯論和吵架畫上等號,但這完全是兩回事。「這種觀念是許多人對辯手的誤解,或是很多走上『歪路』的辯手,給大眾留下的刻板印象。」在生活中,邏輯不是第一位的,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在表達一些情感和訴求,而非論證什麼東西。陳哲從教學生辯論的第一堂課開始,就千叮萬囑孩子們不要把辯論過多帶入生活、不要成為杠精、要想學會說得先學會聽。「很多時候,真正懂辯論的人是很有同理心的。」他解釋道,在辯論時辯手會抽籤決定自己的持方,即便抽到和自己心證相反的一方,也要嘗試去理解不同立場的人的想法、為他們發聲。「所以真正的批判性思維,其實也是在求得共識的前提下,告訴對方你有對的部分,我也有對的部分,但是我的這部分比你更重要。」

    

而談到某些辯論選手不進行嚴謹的邏輯演繹、只追求場面技巧而玩文字遊戲時,陳哲連連搖頭。儘管這類辯手帶著個人情緒,用各種比喻擬人排比句式增強氣勢、引經據典用各類名人名言詩詞歌賦堆砌詞藻,但只要觀眾們仔細一品,就能發現強拉硬扯之下的邏輯錯漏。

    

因此,在教授辯論課時,陳哲特別講求培養學生立論和搜集資料的能力。他嚴謹地按照奧瑞岡辯論的要求帶著學生立論,用充足的資料來支持論點,就算對手或者觀眾仔細推敲,也能確保立論的無懈可擊。

    

除此之外,看、聽、說也是平時辯論訓練的重要部分。在陳哲的課堂上,優秀辯手的比賽視頻、「奇葩說」、「超級演說家」,甚至漢鼎師生在各種場合的發言片段,都能成為大家討論分析的素材。他還會要求學生將別人3分鐘的發言概括成30秒的要點。

     

當然,討論得熱火朝天不如真刀實槍打一場模辯。剛接觸辯論時,很多學生會感到緊張,覺得自己不會有那麼快的臨場反應,更怕辯論時磕磕巴巴或者忘詞。「其實這是最微不足道的問題,大量的場上攻防都是在場下事先準備的。」陳哲說道,「語言就是需要在不斷開口講的過程中訓練,講著講著就會發現自己舌燦蓮花了。」因此在課堂模擬賽上,孩子們常常會一人分飾多角,從開篇陳述的一辯到進行攻辯的二、三辯,再到總結陳詞的四辯,每個角色都在陳老師悉心打磨下能說會道、妙語連珠。這不,前不久剛舉行的香港鳳凰杯聯校辯論比賽中,漢鼎書院的幾位七八年級的小隊員就一鳴驚人,面對四支主要由高中生組成的他校隊伍,四戰三勝位列小組第一,並攬下兩場比賽的最佳辯手。

          

然而光是嘴上功夫了得還不行,不斷地反思才能有助進步,就好似每個優秀的辯手都會有大量的遺憾,他們常會感慨「要是我當時在場上能夠這麼講就好了」。「我見過很多優秀的辯手,他們會反復分析自己的比賽錄像,確保自己下一場能夠打得更好。」陳哲說,學生不論在辯論賽後還是日常學習中,都要不斷總結和反思,然後加以調整達到理想狀態。

          

最後就是要有毅力,除了辯風的調整,很多時候辯論能力的提升不是立竿見影的。「在漫長的語言的雕琢和思維的打磨中,有一天你可能就突然發現自己變得很強,也有些人在這個過程中堅持不下來,便放棄了。」陳哲說。

       

那麼,如何讓看似燒腦又考驗耐性的辯論課討得學生歡心呢?作為最受漢鼎學生喜愛的男老師之一,陳哲分享起與孩子們的相處之道時,稱「他們需要的東西其實很簡單,趣味和關懷」。上課時,為了抓住學生的注意力和提起他們的興趣,陳哲會和他們開玩笑或是自嘲,甚至在聊到刻板印象時,他還會拿自己的「寶貝」鬍子和恐怖分子聯繫在一起,博得孩子們開心一笑。愛借用學生來舉例子的陳老師,經常跳出課本,用代入式的情境讓孩子們感同身受,以此提高課堂的互動性和效率。所以在陳老師的課堂上,出現扮演菲傭、洗碗工、時空穿越者的孩子為各類社會問題發聲、辯論也不足為奇了。

         

說道這兒,問題又來了,如果沒有專業的辯論老師指導,那麼平時孩子們又要如何出口成章呢?貼心的陳哲老師推薦了兩個簡單的小練習。

  • 說話結結巴巴如何練習——

翻開一篇新聞/時評/推送,在裡面找一個自己想要支持或者反對的觀點或現象,用一至兩分鐘做個即興發言,自言自語就行,表達支持或者反對的原因,一定要說出聲音,慢慢口條就順了。

  • 如何提升表達效果、思考能力——

看辯論賽或者「奇葩說」等觀點對抗類節目,看到一個想反駁的地方,按「暫停」鍵,把自己的反駁觀點說出來,然後再按「播放」鍵,聽聽別人怎麼反駁,做個比較然後反思一下。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