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曾經的IB學霸告訴你,國際學校的中文怎麼教

不少家長將子女送進國際學校之前,最擔心的就是孩子會學不好中文、失去文化根基和身份認同。而從大量案例來看,這樣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漢鼎書院中文老師趙嘉偉,繼上周親身演繹如何從內地應試教育浸潤下的翹楚變身為香港國際學校IB課程的學霸後(漢鼎人丨從應試教育到國際課程,他實力演繹學霸的逆襲),這周他將從一位IB老師的視角,告訴你什麼才是國際課程體系下優秀的中文教育。 

 

這位曾經的IB畢業生,在談到國際課程時,一直對IB課程注重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能力和全人教育的理念讚不絕口。也正因此,趙老師將IB理念充分融入到了他的課堂中。 

 

與時俱進教古文

可是如何讓以學識經典為主的中文課,響應IB課程的號召與國際接軌呢?在趙老師看來,在教授中文時,要做到「與時俱進」。

 

「尤其是教古文時,要結合語境、貼近生活,才能幫助學生識詞悟義。」趙老師說。光是解釋文言文中的字詞,對學生來說是件非常枯燥無味的事情。只有「結合當下時代的語境、結合本土和世界語境、結合學生背景的語境」,才能激起孩子們的感性體驗,加深他們對文章的理解和印象。他以李煜的詞為例,「學生們是無法理解皇帝奢靡的宮廷生活是怎樣的,也無法對亡國之君、階下囚的遭遇感同身受,所以我就帶到現在的語境下去解釋,讓他們將自己代入成一位無憂無慮的富家子,突然遭逢家道中落,眼看家破人亡,自己更是蒙冤入獄。這樣他們就能舉一反三,學習古文也就多了些情趣。」 

 

蘇格拉底式提問

而光聽老師講課,學生始終是在被動學習。在趙老師的課上,可是充分呼應了IB國際課程培養的學習者特徵——IB課程要求孩子們成為Inquirer和Thinker,並做到Knowledgeable。

 

因此為了激勵學生思考,趙老師會用蘇格拉底式提問——通過反問和不停地追問讓那些提出問題的人深入思考他們的問題或結論,讓他們將結論建立在精確的定義和嚴密推理的基礎上,而不是直覺上。他繼續道,一些問題明顯是學生可以自己解決的,但他們太依賴老師,什麼都來問,不願先思考。所以,這位「佛系」趙老師會用「你覺得呢?」來應對孩子明顯可以自己回答出的問題、訓練他們的思辨能力。「通常學生會楞個幾秒,然後自己就說『哦,對哦』。」 

 

而對於有含金量的問題,趙老師又會使出令學生「聞風喪膽」的「連環拳」——不停追問學生。比如:

學生:「趙老師,『力惡其不出於身也』的『惡』怎麼讀?」

趙老師:「你覺得應該怎麼讀?」

學生:「讀è。」

趙老師:「哦,那讀è的時候這句怎麼翻譯啊?」

學生:「額?難道不對?那讀wù?翻譯成@#¥%……」

趙老師:「那你確定這樣翻是對的嗎?」

學生:(⊙o⊙)…

趙老師:「要不再用è翻譯一次?」

學生:「啊?難道讀è嗎……」

趙老師:「那你翻翻看。」

學生:「不對啊,讀è整句就譯不通了啊!」

仁慈的趙老師:「對,所以讀wù。」

 

詩無達詁

在趙老師的課堂上,對於有標準答案的問題,趙老師通常都把答案「藏」得好好的,學生得靠自己動腦筋琢磨出來。而對於一些例如詩歌、小說等的理解和評論,趙老師更傾向于「詩無達詁」——沒有特別標準的標準答案和通達的解釋。「所以讀新詩、小說時,我不會一開始就介紹作者的背景資料。」趙老師解釋道,「如果學生一開始便知道了寫作背景,就很難從文本本身入手去感同身受,同時也會局限他們的思維,失去了文學的二次創作機會。」他继续道:「相反,如果學生先看文本,則會百花齊放。等他們有了自己的理解後,再帶入寫作背景、結合作者那個時代的語境,最後會有不少很有創意的解讀,學生互相學習,還能做到教學相長。」

 

當然,學生的自由發揮與解讀都需要基於合理的文本證據,最後要能說服自己、其他同學和老師,而不是瞎說瞎寫。「IB考試中很多問題是沒有標準答案的,需要孩子們自己去探究和解讀。所以平時多些培養孩子表達新的思路和不同的想法,讓他們不會畏手畏腳、怕自己寫的和所謂的標準答案不一樣。」趙老師道。 

 

讓孩子渾身都是戲

如今進擊的00後渾身都是戲,趙老師可是為他們量身訂做了一套「戲劇教學法」。從改編文章、撰寫劇本,到課堂表演,讓每一個學生都參與進來並沉浸其中、自己給自己加戲,切身實地感受文本的意蘊。

 

而此時的趙老師則一改「佛系」,化身「毒舌」在旁邊「發彈幕」吐槽「戲精們」,於嬉笑之間幫助孩子們更好地理解文本、體會人物情感,同時也能讓他們學習語言表達和肢體表現,激發創造力,並培養他們溝通合作能力。有學生評價道,「課堂上學的知識就好似半杯水,而戲劇表演,則是把另外半杯水填滿」、「老師與學生的距離拉近了,老師不再只是『高高在上』的講者,更是一位觀賞者和啟發者」。

 

打破語言界限教文學賞析

趙老師還有一個「隱秘」的身份——蘇媛校長曾經的得意門生。談及趙老師,蘇校長的讚美之情可是溢於言表,她曾評價趙老師的課堂能打通雙語的界限,「讓學生在中國語言與文學的學習中,一同培養英語語言與文學課程需要具備的能力」。 

 

 

趙老師介紹說,在教授文學賞析和評論時,文學手法中識別、分析、評論、比較評論,語言和文學中的意象(群)、象徵意義、氣氛的營造或是氛圍的渲染,還有文本中視角、鏡頭、色彩的運用等等,這些分析和評論在中西文學中都是相通的。「中文的文學評論很多是借鑒西方的,因此對文本的賞析和評論在IB中文和英文A語言還有文學課上都是通用的。在教這部分內容時,我會用中英雙語,不停給他們灌輸這些概念,久而久之,他們就會突破語言限制、靈活運用了。」 他說。

 

你要問我詩經中的《關雎》、《蒹葭》和周傑倫的《可愛女人》、薛之謙的《下雨了》有啥關係,我一定會以為聽錯了問題。但是,在趙老師的課堂上,孩子們可是會拿《關雎》、《蒹葭》中不斷重複的「窈窕淑女」、「參差荇菜」、「所謂伊人」等等和《可愛女人》中「漂亮的讓我面紅的可愛女人、溫柔的讓我心疼的可愛女人、透明的讓我感動的可愛女人、壞壞的讓我瘋狂的可愛女人」作比較,來探討主旨和重複的寫作手法呢。

 

而把中國古詩詞改編成現代詩,或是翻譯成英文詩,這對趙老師的學生來說都是小Case啦。 

 

快來看看九年級學生的作品。

 

沁園春·江南

DQ

南國風光,千里青山,萬里秀水。

望高山內外,人來人往;

黃河上下,春去秋來。

長江河岸,柳樹奇花,

欲與蒼穹鬥廣遼。

須春日,看鶯歌燕舞,分外多姿。

 

江山如此芬芳,引無數文人齊踏春。

惜梅蘭竹菊,略輸姿態;

桃梨花杏,稍遜芳香。

冰雪嚴霜,歲寒三友,

墨客描摹寒意濃。

待夏日,賞荷葉羅裙,向臉芙蓉。

 

 

沁園春·江城

Nancy

南國風光,千里長江,萬里奔騰。

望漢江內外,橋樑莽莽;

長江上下,滾滾波濤。

百年漢古,黃鶴名樓,

欲與天山試比高。

須登頂,看千艘遠去,分外悲涼。

 

江山如此多姿,引無數詩人賦長江。

惜東湖美景,略輸名氣;

大橋偉岸,稍遜安清。

鸚鵡洲前,漢江東去,

唯有千帆過無痕。

駒過隙,數高山流水,回望江城。

 

 

沁園春·江山

David

南國風光,千里碧綠,萬里湛藍。

望江南內外,蔥蔥郁鬱;

長江上下,飛濺狂飆。

稻歡魚唱,鸞戲猿啼,

欲於人間試鬥奇。

須中秋,看粵紅港火,分外瑰奇。

 

江山如此多嬌,引歷代精英謀大同。

惜李斯關羽,略輸深算;

張飛呂布,稍遜柔情。

一代梟雄,蔣公介石,

抗戰爭國無外交。

俱煙滅,數改天換地,當屬朱毛。

 

 

 沁園春·霧

Austin 

南國風光,千里烏山,萬里深崖。

望長江內外,水清霧隱;

高山上下,月朗風吹。

柳枝似雨,桃露如晶,

欲與群星爭耀光。

須深暮,看烏山環繞,分外迷蒙。

 

江山如此多嬌,引各地鶴猿競接霞。

惜未時驟雨,略輸一色;

微風撒月,稍遜平和。

瘴霧蠻煙,二徒靜釣,

吟嘯灰影印霧中。

待辰時,數鳥止棲此,霧散煙消。

 

 

沁園春·立春

Rain

南國風光,千里豔陽,萬里春風。

望平川內外,春光明媚;

丘陵上下,水色山光。

青山綠水,玉露金風,

欲與盛夏鬥一番。

須驚蟄,看春風和氣,分外清華。

 

江山如此芬芳,引無數美人坼曉風。

惜春蘭秋菊,略輸傲氣;

梨雲杏雨,稍遜繽紛。

一代天香,淩波仙子,

一股清風絕可憐。

聞吹笛,數花明柳暗,還看菖蘭。

 

攢EXP、打怪升級學中文

怎麼,還是覺得中文課堂相對沉悶?趙老師要祭出「殺手鐧」啦!將中文課堂遊戲化,聽起來就不錯吧?趙老師借助教育遊戲平臺,經過撰寫遊戲故事劇本、數值策劃、設計考試的BOSS和PVP(玩家與玩家對戰)系統,製作出一個中文學習類的角色扮演遊戲!「當初的想法很簡單,不想放過每一個值得互動的機會,儘量讓課堂學習豐富活潑起來,盡力照顧每一個學生。」

 

目前主教八至十年級的趙老師介紹說,每個學生都可以選取一個遊戲角色,用三年的時間在課堂上答題、完成作業攢經驗,通過單元評估打怪升級,來尋找一本武林秘籍。老師能通過設置不同的冒險任務(即各種作業)幫助學生複習、鞏固平時所學。同時,這個遊戲教育平台也加強了老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之間的互動。老師可以更快捷、精確地給予學生反饋和建議,對他們更有效地進行和豐富進展性評估,最終提升孩子們的成績。

 

「其實內核是不變的,就是讓學生努力思考、認真做作業、積極應對考試,但是換了一種形式,使每個單元學習有了故事和遊戲的支撐,孩子們立馬熱情響應。」趙老師說,「當然,我在後臺能看到每個學生在遊戲系統上幹嘛,這個遊戲其實沒有任何可以玩樂的地方,但是他們也挺有意思的,能上到遊戲頁面、看到自己買的裝備,就已經很開心。」 

  

也正是因為漢鼎書院擁有眾多和趙老師一樣才華橫溢而又願為學生著想、肯為事業奉獻的老師,才打造了漢鼎書院扎實的學術根基。在過去的一年,漢鼎學子取得了諸多傲人之績。單是中文一科,漢鼎的孩子們今年5月就在舉辦過多屆、高規格的中華情全國寫作比賽中奪得6個一等獎、7個二等獎、若干個三等獎,主辦方更是主動來信盛讚漢鼎作為全港唯一一所參賽學校,是本屆賽事中得獎率最高的學校,漢鼎學生的作文水平超過大多數內地省份的參賽者。作為指導老師之一的趙老師更是看好下一屆徵文比賽。「孩子們既有扎實的中文根基,又能放眼世界,在高標準、嚴要求下,老師們還會對他們做有效、系統的評估和指導。新學年有很多出色的學生加入漢鼎,我非常期待他們的表現。」他說。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