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職員/人文部

vahagn

Vahagn Vardanyan博士

記得是1988年,我當時在亞美尼亞的一所公立學校讀九年級,地理老師忽然請我試教一班六年級的學生。我沒有猶豫,因為我一直都喜歡此科目。可是由於缺乏經驗,加上有其他老師觀課帶來的壓力,我至今仍對當時講課的緊張感受記憶猶新。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教學的體驗,當時我只有15歲。經年累月在教育領域接受跨學科的洗禮和浸潤,以及超過20年的行政、管理和教學工作經驗,將當年那個青澀的男孩塑造成一位富有經驗的教育家以及全心投入的終身學習者。

 

此後,我經歷了許多次有趣的地區和身份轉換。我出生於曾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蘇聯,1991年蘇聯解體後,我突然發現自己身處高加索地區最小的國家——獨立的亞美尼亞。之後,我離開自己的國家前往世界上經濟最強的國家——美國修讀碩士學位,並獲得了不少生活經驗。不久之後,我開始學習中文,並來到中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工作和生活。再後來,我去了東南亞地區最小的國家——新加坡。而現在,我到了香港——世界上最具活力和生機的城市之一。在這裡,我擔任漢鼎書院——一所承諾將國際教育與中國語言和文化並重的新學校的副校長。

 

我曾在新加坡的 Hillside World Academy(前稱爲新加坡漢合國際學校)擔任高中部校長和國際文憑課程協調員(IB DP)。10年來,我在北京和新加坡教授IB國際經濟學課程、在香港教授IGCSE經濟學課程。我持有英國劍橋大學的教師文憑,也是IB國際課程的考官。我也曾在英國的Pamoja學院教經濟學,此學院是世界上唯一一所在網上教授IB課程的機構。

 

獲得經濟學學士學位後,我從亞美尼亞的美國大學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並在美國的密蘇裡州州立大學獲得第二個碩士學位,專業是國際關係研究。這些系統、正規的教育經歷塑造了我紮實的專業背景,而在美國開放銀行長達10年的工作經驗更是強化了我的專業技能。我還創建並主持了一個有關銀行業的教育性電視節目,並與他人合著了一本銀行業的綜合教科書。

 

與我的職業生涯同步,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完成了政治地理學和地緣政治領域的博士研究,並有幸在不同國際會議上發表演講。我能講亞美尼亞語、英語、俄語和漢語,在探索了廣泛多樣的地域文化後,我堅信馬克·吐溫的名言:「旅遊是消除偏見、偏執和狹隘的最好方法。」

 

我相信教育的首要工作是塑造學生的價值觀,還應強化其品格,培養心胸開闊、知識淵博的思想者。要引導學生勇於對自己生活中的種種決定負責。與學生保持溝通,填補兩代人之間的鴻溝。而所有這一切都讓身為老師的我,不斷從學生們身上得到啓發。

 

至今我仍然常常想起那個15歲、欠缺經驗的小男孩,第一次以老師的身份站在同學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