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职员/人文部

vahagn

Vahagn Vardanyan博士

记得是1988年,我当时在亚美尼亚的一所公立学校读九年级,地理老师忽然请我试教一班六年级的学生。我沒有犹豫,因为我一直都喜欢此科目。可是由于缺乏经验,加上有其他老师观课带来的压力,我至今仍对当时讲课的紧张感受记忆犹新。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教学的体验,当时我只有15岁。经年累月在教育领域接受跨学科的洗礼和浸润,以及超过20年的行政、管理和教学工作经验,将当年那个青涩的男孩塑造成一位富有经验的教育家以及全心投入的终身学习者。

 

此后,我经历了许多次有趣的地区和身份转换。我出生于曾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苏联,1991年苏联解体后,我突然发现自己身处高加索地区最小的国家——独立的亚美尼亚。之后,我离开自己的国家前往世界上经济最强的国家——美国修读硕士学位,并获得了不少生活经验。不久之后,我开始学习中文,并来到中国——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工作和生活。再后来,我去了东南亚地区最小的国家——新加坡。而现在,我到了香港——世界上最具活力和生机的城市之一。在这里,我担任汉鼎书院——一所承诺将国际教育与中国语言和文化并重的新学校的副校长。

 

我曾在新加坡的 Hillside World Academy(前称爲新加坡汉合国际学校)担任高中部校长和国际文凭课程协调员(IB DP)。10年来,我在北京和新加坡教授IB国际经济学课程、在香港教授IGCSE经济学课程。我持有英国剑桥大学的教师文凭,也是IB国际课程的考官。我也曾在英国的Pamoja学院教经济学,此学院是世界上唯一一所在网上教授IB课程的机构。

 

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后,我从亚美尼亚的美国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在美国的密苏里州州立大学获得第二个硕士学位,专业是国际关系研究。这些系统、正规的教育经历塑造了我扎实的专业背景,而在美国开放银行长达10年的工作经验更是强化了我的专业技能。我还创建并主持了一个有关银行业的教育性电视节目,并与他人合着了一本银行业的综合教科书。

 

与我的职业生涯同步,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完成了政治地理学和地缘政治领域的博士研究,并有幸在不同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我能讲亚美尼亚语、英语、俄语和汉语,在探索了广泛多样的地域文化后,我坚信马克·吐温的名言:“旅游是消除偏见、偏执和狭隘的最好方法。”

 

我相信教育的首要工作是塑造学生的价值观,还应强化其品格,培养心胸开阔、知识渊博的思想者。要引导学生勇于对自己生活中的种种决定负责。与学生保持沟通,填补两代人之间的鸿沟。而所有这一切都让身为老师的我,不断从学生们身上得到启发。

 

至今我仍然常常想起那个15岁、欠缺经验的小男孩,第一次以老师的身份站在同学面前。